“中国第一狼女”与狼的七年传奇故事,不完美的结局却感动了无数人……_中国数人不完美结局 – 新开传奇游戏发布网

“中国第一狼女”与狼的七年传奇故事,不完美的结局却感动了无数人……_中国数人不完美结局

2017年7月10日

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不同的身份

但只有这个身份是独一无二

只属于她的


在一场纪实电影首映礼上,台下观众用狼嚎声代替掌声。

台上的李微漪把两手捂在嘴上,下巴轻扬,喉咙里轻“呜”一秒后,爆发出一声长嚎来回应,此起彼伏的狼嚎声把首映现场的气氛推到极致。

被《狼图腾》作者姜戎称为“中国第一狼女”的李微漪,在7年前,也是用一声狼嚎唤醒了奄奄一息的狼崽儿格林。

那时的李微漪是野生动物画家,在去到若尔盖草原写生时,那里的牧民给她讲了个故事:

经历了一个冬天的公狼需要养活狼崽,钻进羊圈偷走了一只羊。猎人打着为民除害的名义用马棒子绑上藏刀插进狼嘴,得到了一张几乎完整的狼皮。母狼为了报复独闯牧场,咬死了三四只羊,也吃下了草场上投放的毒肉。这种毒肉的气味很大,连狗都不会上当,狼更不用说了。然而母狼还是吃了下去,自杀了。中毒的母狼自己用牙撕烂背皮,死都没让人得到那张狼皮。

这个真实的故事给了李微漪很大的触动。殉情,在人类当中都很少发生,而狼却是能够殉情的动物。后来她听说,狼夫妻留下了一窝小狼崽。

她带着愧疚踏上寻访小狼的旅途,她在书中写道,“哪怕我寻回的只有大狼的残骸、断爪,小狼崽的尸体,也想把这一家狼安葬在一起,这是一个人对它们的歉疚。”

找了三天,见到了狼崽,在一户牧民家中,一窝狼崽死得只剩一只,唯一的遗孤耷拉着脑袋在等待死亡。可能是疲倦里掺着悲伤,李微漪突然学起狼叫,狼崽耳朵突然一跳,颤颤巍巍站起来,走向她。

“个头儿像一坨牛粪大,侧躺在地上奄奄一息。”在牧民家五天未进食的格林一半是在装死;被她救起带回城市时,则是完全装死,“一动不动,没一点声响。”

后来才知道,没有自卫能力的小狼崽会本能地装死,减少能耗。从此,她和这匹狼孤儿的缘分再没断开。

▲刚满月的格林,健康迅速恢复,日渐活泼,胆子也越来越大,好奇心越来越重,精力越来越旺盛,地盘也更熟悉了。

格林会在家狼嚎,

让整个小区的狗都开始吠叫。

城市的钢筋水泥终究无法禁锢一匹草原狼。

格林夜里看着楼下川流而过的车辆嚎叫时,

声音里流露着孤单。

一次意外,格林走丢了。

李微漪冲进车流,

司机的谩骂、路人的评论钻进她的耳朵。

钢铁的车流激怒了格林,它嚎叫起来。

“城里待不住了。”

▲半岁的格林

为了能让格林重回草原,

李微漪带着格林回到了若尔盖草原,

她不打算一放了之,

她想陪着格林重新成为一匹野狼。

为了训练它的求生技能,

她来到了朋友开的獒场里。

刚来的小格林总是被欺负,

但是伤痛和天天被扑咬的经验,

使格林的奔跑速度一天比一天快。

▲在獒群里,格林和一只叫“黑虎”的獒非常要好。有一次群獒大战,黑虎伤得非常严重。整整七天,格林只要一醒就爬到黑虎背上,轻揽獒头,舔伤除冰。接连一个星期,格林哪里也不去,他固执地守在黑虎身边舔伤,陪伴,陪伴,舔伤……

草原的一个夏天让格林学会捕猎、御敌。

身形已经有了大狼模样,

嗅觉也更加成熟。

昂首而立,风中传来的味道

足以告诉他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▲李微漪被一场大雨淋出了肺水肿,格林趴在窗口,冲着她低声“嗷嗷”地哀吟,又跑开了。没多久,窗口被塞进一团东西,她下地一看,是死兔子,“格林把它的食物给了我。”

李微漪的终极目标到来了。

她要带着格林深入若尔盖的核心区,

寻找狼群,送格林回归。

能躲过藏獒、野狗的围攻,

这不算危险,格林最大的威胁,来自人类。

从小在城市长大,格林对人从不畏惧,有时还会表现出亲昵。李微漪的担心应验了,牧民手里的狗棒上拴着的金属锤朝格林砸来,它还以为这是个游戏,不躲反倒迎上去。

“跑!格林,快跑!”李微漪冲着它大喊。受惊的格林扭头跑一会儿又停下来,“眼睛里全是不解,狼不怕人,死定了。”

李微漪甚至带着它闯入过盗猎者布的陷阱里,挑出一个“咔啪”咬住相机支架的狼夹,她拎着狼夹在格林眼前使劲摇晃,“记住这东西,这会要了你的命。”

入冬后,大雪覆盖的若尔盖草原荒无人烟,人与狼,相依为命。

食物只剩下压缩饼干时,李微漪第一次偷了格林藏的鼠兔。本以为格林发现后再也不会在原地匿藏,结果第二天又在那洞里找到了食物。

李微漪说,人比狼高级,但狼比人高贵。

2011年2月,七八只草原狼正在穿越山谷。他们一边追赶,一边鼓动格林嚎叫,好喊住同类。格林一急又“花花”起来,李微漪干脆先“嗷呜”了一声,格林这才跟着嚎起来,“我紧张死了,就像我的孩子在高考,生怕他落选。”

格林一步三回头地跟上了狼群,这次,他真的回归了。

与格林的分别,是电影《重返·狼群》的结尾,但这并不是他们故事的结局。2014年冬天,李微漪再次见到了格林。

那天清晨,李微漪到河边打水,一抬头,熟悉的身影站在河沟对面。“格林,格林……”她高兴地冲它大喊。回归狼群的格林挺身望向她,朝着她跑了两步。但很快,格林停下来了。

李微漪清楚地看见格林背脊上的刚竖起的狼鬃毛帖服下去。她朝它走一步,它就后退一步。僵持了一会,格林转头跑了。李微漪没再喊它,“我心里难过,但我能理解它。”

回归狼群的格林成为了狼王,它有了自己的妻子,生了四只小崽。草原上的牧民们看见过它们一家,每次见到李微漪,都会向这个来自城市的“狼女”汇报。

“但它仅有一个‘女儿’活了下来,其余三个‘儿子’都直接、间接死在了人类的手上。”没有对错,只有关于生存的争夺。

格林的一个儿子被人用狗棒子暴了头,另一只挣脱了铁丝网,但一根铁丝圈套在脖子上,终究没有摆脱圈套的勒绞,“死在了几十公里外的草地上。”

格林的女儿也差点死在牛角下。在留守草原寻找格林时,一匹母狼曾拖着一只小狼踏足他们的住地范围,母狼从不靠近房屋,哀嚎过后走远。

他们发现小狼肚子被牛角顶破,亦风边帮着处理伤口边流眼泪。后来他们才知道,被救活的这只小狼正是格林的女儿。

再次见到格林没几天,两人在屋子附近的草坪上发现了兔子和羊羔的尸体,“格林还是用它的方式报答着我们。”

不只是狼,在草原上生活时,李微漪一次次看到动物的善和人类的恶。

她迫切的想为这个草原,为格林以及在这里生存着的野生动物做些什么,于是她写了一本书,自拍自述了一个影片,就是《重返·狼群》。

她和导演亦风两个人用摄影机记录下,他们与格林相处的10个月。总共1700个小时的素材,光剪辑就花了6年,仅凭两人的力量,拍成这部纪录片。

当这部电影上映时,她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尽管电影不够专业,比较粗糙,但它有灵魂。”

她所诉说的是一个母亲和她自己孩子格林的故事,她希望能通过她的书和影片能唤起人们对草原,对这里的野生动物,对狼的关注,不要让它们消失之后才来缅怀它们。

只要人在的地方,动物就没有办法活下去了。希望这个故事能让更多的人关注到,这些生灵的命运。

(本文改编于网络)

↓↓↓ 点击“”,支持绿色公民行动

欢迎转载

关注绿色公民行动

获得更多环保资讯

没有评论

评论已关闭。